27岁了,我想写点东西

27岁了,我想写点东西

前两天在疫情下封闭下的石家庄过了生日,我成功的变为27岁,近两年了,我想过无数次改变,无数次制定人生计划,下载付费了一系列的清单软件、笔记软件、协作软件等等,我记不得有多少次冲动的夜晚,我发誓第二天一定是全新的我,然后浑浑噩噩的过了两年,债台高筑,捉襟见肘,重病下的我再次向父亲祈求了两千块钱的医药费,我有点不知所措,我以为我开始进入不破不立,又这样过了几天,我仍然像往常一样制定计划却不执行,我心里默求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我总觉的这世界不会将我饿死吧。前几天b站一位主播去世了,网上各种言论开始传播,纷纷诉说自己破防了,我想这也许是我的机会,同样也是重病,我更多了些许负债,每次做饭我都要服用止疼药,抹上红花油再贴上几片膏药才敢开始,我在一次次咬牙的痛楚中过来,一次次疼的大汗淋漓。


我总以为我会改变,我却不知道我该如何改变,或者说如何打理一下自己,比如走出负债,比如事业顺利,比如家庭和睦,比如身体健康,比如灵魂的到安顿,所有的问题我都得不到答案,我疯狂的吸取心学的养分,身在荆棘不动不痛,我什么都不敢做,因为我好像什么都不会,除了一夜暴富,天降横财,我仿佛没有任何一种办法帮助我走出阴霾。


我生在贫困家庭,从小我的父母为了生活费尽心机,我的童年并不幸福,应该说我的童年直到我高中结束那一年,我都活在噩梦中,十八岁之前我身不由主,十八岁后我进入了大学,我勉强称之为大学(大专院校),脱离了家庭,我有独立工作的能力,我有社交的自由,等等一切,我以为迎来的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那年2012年,我自己想办法建立网站,撰写博客,文学交友,做广告联盟,等等,我学业没有付出多少努力,那几年我无比渴望成功,甚至上学时间也出去兼职,但从不觉得辛苦,最终没有资金支持加上我实在是没有系统的接触过创业,比如我首先应该去尝试注册公司等,最终以盈利甚微告一段落,大学毕业后我跟随自己的专业进入河北路桥,那是人生的新起点,之前多次暑假实习就在路桥,有感情,早已熟知路桥的待遇,对自己的未来没有多少的担心。


但天公不作美,在我已经确定入职的几天,突然脚肿,严重时穿不上鞋子,进入省医院检查确定肾病综合征,随后肾穿刺两次后确诊膜性肾病,我住院一个月,从一个活蹦乱跳的人变成了起床都气喘吁吁的重病患者,之后每月服药一千五百块左右,每月复查诊费也要一百到三百不等,这注定我的工作要告一段落,我用蚂蚁花呗的三千额度买了一台台式电脑,为此次的花销还跟父母吵了一架,我从初中起就是个网瘾少年,也因此在高考成绩上给了我应有的报应,父母对电脑是极度排斥,加上生病花去了很多的钱,以后还没头绪,但我也不知道为何,一定要买,也许是为了打两局游戏解闷,也许是为了自己极少时间突入其来灵感时创作两首再普通不过的诗歌,给自己一个简短的交代。


然后这台电脑用到了现在五年了,我中间在短暂恢复劳动力的期间工作了两年,用以支撑生活,每天下肢水肿,每天服用大量的利尿剂,面临随时肾衰的身心压力,在18年我选择创业,方向是软件开发,自己用积蓄代理了几个产品开始在网上推广,简单糊口,之后是盲目的投资,回本困难,然后不停套信用卡,之后是网贷,步入网贷后短短半年,我崩盘了,我错误的以为网贷跟信用卡没多大区别,我没想到网贷是砍头息,网贷是阴阳合同,网贷是综合年利率标明7.5%的情况下借出来居然变成45%甚至更高,我很快就扛不住了,从网上找了许多扛不住的人交流,然后开始协商,开始偿还本金加部分利息后失联,开始投诉爆通讯录的催收,开始挣钱尝试还上本金,之后又度过了一年,我心力憔悴,整天疲惫不堪,没有任何努力的劲头,大舅的葬礼期间,从事中医的长辈给我简单诊病,心阳不足脾肾阳虚,是啊,我的基础病从来没有治愈过,我每天气短无力,开始没有劲头做正常的工作,然后撞上了疫情,我得到了短暂的休息,休息的代价是没有收入,我都不知道靠什么过活,偶尔的两单合同让我保证没有饿死。


之后又是昏暗的没有长进的一年,病情更重了,疫情来到了石家庄,我全身肌肉不如一个老年人,遇风遇水遇冷或者用力都会开始抽筋痉挛,疼痛难耐,疯狂的进食蛋白粉及钙片却无效,止疼药也效果不够看了,疫情封闭下没几天,我断药了,只剩下止疼药,还不敢吃了,因为止疼药的缘故我的水肿出奇的厉害,比病情最严重时还要重几份,我还要想着采购粮食,在凛冽的北风中吃了两片止疼药蹲在地上顶住了三次核酸,说痛不欲生不为过,我之前治疗的药物五百多一瓶,且本地没有,代替的药物因为近期病情恶化之快,加大了药量,转眼就空了,全县能联系到的药店均无办法采购到该药品,找寻了另一种替代药,一瓶45,只能吃一天半,甚至一天,手里的钱拿了点乱七八糟的药140块钱,大概能吃十几天,但真正管用的就那两瓶,拆开吃了五天,坚持到前几天见底了,只剩一顿不太敢服用了。躺着省力气。


因缘巧合这几天刷到了复旦教授王德峰老师的视频,为之着迷,尤其是对于阳明心学的解读,很是受用,我开始尝试安顿自己的灵魂,做了大量的笔记,也尝试着像禅宗那样去问自己,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思来想去,想到了写,算是重操旧业,虽然在这方面从来不敢说有什么建树,但这是我目前唯一能做的了。


我翻看了紫薇斗数,去查看自己的命宫,连他也说我适合从事文字创作,又想起以前写作时交流的朋友,想起偶尔有人认可自己文字时的心情,我突然觉得,是了,就是他了,我要写点东西。

我27岁了,一无所获,今天又打了一天的游戏,实在是没有办法,身体的疼痛只能通过游戏来转移一些注意力,我找了一些提升写作技巧的资料,跟之前写作群里的朋友简单聊了几句,我决定沉下心来写点什么,从一篇简单的心情介绍开始。
从此刻开始!

7岁了,我想写点东西"
7岁了,我想写点东西"

杜少东

爱好写作摄影交友

公司主营:网站建设小程序开发app定制se短信群发、400电话、以及运营一些自主研发产品,有什么好的想法希望大家多多交流。点击qq咨询

垚梦官网www.yaomengwl.com

垚梦传媒www.yaomengwl.cn

垚梦建站www.yaomengwl.com.cn

垚梦导航www.yaomengwl.wang

垚梦资源www.yaomengwl.shop

垚梦云服务http://yun.yaomengwl.com/

没有评论可显示。

一事无成不曾变过仰望天空别那么美单恋哀愁多多失恋奶奶孤单小雅心乱却不痛心梦心痛心雨心雨月秋悠闲情诗暗恋杜少东校园深宵中一个人满天星父亲生日痴人说梦白月光穿旗袍的女人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等待湮灭纯爱自卑苦恋苦练虚空先知言情诗歌软文轻舞飞扬陈月秋青之恋青涩风吹湿了我的眼睛高中

本文发布者:杜少东,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yaomengwl.cn/27%e5%b2%81%e4%ba%86%ef%bc%8c%e6%88%91%e6%83%b3%e5%86%99%e7%82%b9%e4%b8%9c%e8%a5%bf/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Q
微信
微信

17603222662

4008941126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